腊八粥铺胡老板

萌点长歪

【昊健】花吐症(上)

时髦!可爱!

Mrs脸:

…就是花吐症的梗


啊有生之年终于写这个梗了耶!(。)


不长  上中下就能完


OOC是我的OOC是我的OOC是我的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       刘昊然现在回想起来,应该是那天就有点怪怪的了。


       那天他们的语文课学到普希金的诗《一朵小花》,他迷迷糊糊地打了个哈欠,突然看见一片白色的小花瓣从眼前飘到了书上,稳稳地落在了一句课文上——「它开在哪儿?什么时候?哪一个春天?」


       什么情况现在不是秋天刚开学没多久吗?哪里来的花瓣啊。


       但是老师慢悠悠讲课文的声音让他太困了,想着可能是衣服里不小心弄的吧,听到窗外叶子沙沙的被风吹,就一点一点地打起了瞌睡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后来就是星期五下午第二节的体育课,那是刘昊然整个校园生涯里最喜欢的一节课,因为他只要在左边第一个篮球架打篮球,就能看见他师哥靠窗坐着,手托着脸听课,脸颊上的痣也看得清清楚楚。高三课业繁重,刘昊然课间也没法去打扰他师哥,连上下学的步调都不同,其他的体育课看到那个教室总是空的,应该很不巧撞上了他们的实验课。


       所以在这一节神圣的体育课里,他能看他师哥看够四十分钟——虽然大部分时间还是在认真打篮球。


       那天应该是《一朵小花》一周后,他打完篮球后气喘吁吁地下意识望向那个窗户,看见他师哥刚好被点名站了起来,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耳朵红红的。


       刘昊然开始傻笑,然后突然觉得一阵心悸,猛的咳嗽起来,完了发现手上全是花瓣——颜色淡淡的像梨花。


       他彻底傻眼了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第二天清晨他发现他的枕头边也散落着一些花瓣,是淡粉色的,像樱花的花瓣。于是他从半信半疑到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——他在吐花瓣。


       这种事情说出去要被做人体实验的,于是他只能旁敲侧击地跟他两个好哥们提了一下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“我在网上……我在网上看到,有人会吐花瓣,你们觉得,是什么情况呢?”


       张一山把眼睛瞪得老大:“吃……吃花吃撑了?”


       刘昊然一脸无语地盯着他。


       张一山:“你都是网上看到的,你不知道网上搜?”


       “这种事,我突然觉得好像哪里听到过哎……”王大陆突然说,“在台湾好像有个这样流传故事的样子。”


       张一山:“还有这样的故事,洗耳恭听。”


       刘昊然:“洗耳恭听。”


       王大陆:“大概就是说……对暗恋的人的心情已经不能掩藏了,就会开始吐花。一开始还是淡淡的花瓣,后来花瓣的颜色就会越来越深,说明病入膏肓,没救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张一山扭起台湾腔:“用你的台湾腔讲这种故事还蛮有言情的味道嘛~”   


       王大陆笑:“你不觉得想出这种传说的人脑洞真挺大哎?”


       张一山开始鼓掌:“很感人,但很悲伤啊,这个东西治不好吗?”


       王大陆:“如果这之前能够跟暗恋的人心意相通,这个毛病也就好了,要么就彻底放弃这种感情吧。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传说故事。”


       张一山又继续配合地鼓掌:“怎么样,刘昊然,王老师的知乎解答还好吗?”


       刘昊然只觉得脑袋嗡嗡响,干笑:“呵呵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暗恋?暗恋谁呢……


       1班的A同学?2班的班花?3班那个校花?


       骗人。


       他心知肚明,所以他才觉得有一盆冰水从头浇到脚。


       当他听到暗恋这个词的时候,脑袋里都是他师哥在对他笑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刘昊然觉得张一山说得很对——怎么不知道上网搜?


       他花了两个小时搜索各种相关的关键字,了解到这真的是一个坊间流传故事,虽然就这么真实地发生在他身上了。


       吐花的人,最多能维持两个月,就像王大陆说的,花瓣的颜色会越来越深,如果思念一直无法传递给暗恋之人,那这些花会盛放到让人窒息而死。治病的方法当然有,要么和暗恋之人心意相通,皆大欢喜,要么自己救自己,断了这种念想。


       「要么就彻底放弃这种感情吧。」


       怎么可能呢,在这座花园里,他都不知道他师哥是怎么走进来的,又怎么请他离开呢。




——TBC——



评论

热度(77)

  1. 腊八粥铺胡老板Mrs脸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时髦!可爱!